史上五大战舰:两艘壮烈战败 两艘制胜
2014-12-10 14:41: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战略教授、《红星照耀着太平洋》一书合著者詹姆斯·霍姆斯根据一艘战舰价值的估算:牢固的船只、具有钢铁般意志的战士、历史上的重要性把有关历史上最有代表性的五艘战舰的列表以升序排列。

盘点史上五大战舰:两艘壮烈战败 两艘制胜 IT科技年

 

美国国家利益智库网站刊登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战略教授、《红星照耀着太平洋》一书合著者詹姆斯·霍姆斯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有史以来的五佳战列舰——哪些战舰将统治海洋?》,全文编译如下:

给有史以来最了不起的战列舰排名要比给海战排名稍微容易一些。两者都像是把苹果与橘子比较。但是最起码,衡量单个的战舰只是把一个苹果与一个橘子做比较。相对于梳理历史,以察觉相互交往如何塑造了各国人民与各种文明的命运来说,这是一项简洁的工作。

尽管如此,我们仍需要某种标准来区别战舰。是什么使得一艘战舰变得了不起。首先,合理的做法是把亨利八世统治以前的任何战舰都排除在外。在16世纪英格兰“伟大的海洋国王”创建船帆驱动的皇家海军之前,从现代意义上讲,没有任何一线作战军舰。浆帆并用的大木船进行的战争与把主力舰排列起来动用海军的大炮不断轰击是截然不同的。

一项不可回避的苦差事就是比较船只的技术特点。最近的一项此类工作回顾了战舰迷和二战迷当中的一场由来已久的辩论。这就是,在美国海军的一艘衣阿华级无畏舰和日本帝国海军的“大和”号之间的战斗中,谁本来会占上风?作者迈克尔·佩克重申了自从我在威力无比的最后一艘战列舰“威斯康星”号上服役以来的共识:这取决于谁发动了第一次打击。“衣阿华”号在速度和控制方面占有优势,而“大和”号及其姊妹舰“武藏”号的航程却超过我们,射弹重量也超过我们。假如我们在敌人从远距离击中我们之前靠近,我们就会打得很漂亮。如果不是这样,那么情况可能会很糟糕。

虽然佩克没有用很多词语,但却回顾了帮助一艘战舰成为历史上名舰的基本设计特色——这就是火炮、装甲和速度。很合乎理性,难道不是吗?即使在当今的导弹时代,进攻性打击力量、防御性耐力和速度也仍是任何水面战舰的突出特征。然而,请注意,战舰之间的不对称性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战舰的设计师在可取的特征之间必须做出的取舍。

只有科幻小说会让造船者能够逃脱这种选择。一颗海上的死亡之星会拥有无法抗拒的武器、坚不可摧的装甲和能够让战舰以惊人速度行驶的发动机。但是话说回来,在现实世界中,你无法面面俱到。重量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一艘装载着最大的火炮和配备着最厚的装甲的战舰会在各个地方之间艰难地行驶。它会成为比较灵敏的对手很容易击中的目标,或者使它们得以逃逸。另一方面,如果把火炮和速度列为重中之重,就会对坚固的侧面不利。一艘战舰如果行动迅速但却装备着很轻的装甲,就会使自己的内部和水手暴露在敌人炮火之下。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不同国家的海军在取舍方面拥有不同的哲学。因此,“大和”号和“衣阿华”号之间在某些参数方面不一致。在战舰彼此对峙的时候,情况总是如此。

但是,战舰并非仅仅是一部机器而已。机器既不统治海洋,也不会在争夺控制权的战斗中失败。而人们则会如此。人们在海洋上游弋,有关使用船只和战术的思想指导着他们的作战。英国的皇家海军在航海时代一再获胜。其成功与其说归功于优越的物质条件(法国和美国等敌手有时部署了较好的战舰)不如说归功于使航海技能和火炮的使用技能达到了精湛程度的漫长航行。实际上,一位朋友喜欢打趣说,18世纪最出色的战舰是皇家海军水手们捕获并加以使用的一艘法国制造的拥有74门火炮的战舰。最好的硬件遇上了最好的软件。

这就是为什么最终,就《简氏防务周刊》有关“衣阿华”号、“大和”号以及来自其他时代和地方的战舰列表(统计数字列表)进行辩论未能满足要求。在理论上看来是最出色的战舰可能不会获胜。一艘战舰不必按照每项技术衡量标准都超过对手。它所需要的是足够好。就是说,它必须充分达标,以使具有冒险精神的、关注周围战术环境的水手们获得充分的获胜机会。因此,最了不起的战舰按照物质衡量标准,在同时代战舰中名列前茅,并且由技能高超的水手们所掌握。

但是,在这种种因素当中添加人的因素仍是不够的。还有一个机会因素、纯属偶然的因素。真正的伟大地位到来之时,战舰和水手们处于适当的地方、适当的时机,以创造历史。一艘战舰如果帮助赢得伟大的胜利,以惊人的方式惨败,或者也许实现某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外交壮举,那么它的名字就会成为传奇。此外,如果一艘战舰被命运所偏好(或者诅咒),就会变成战略上的方位刻度图。它变成了后代在制定海洋战略的时候所利用的知识财富的一部分。这是历史的遗物,有助于创造历史。

就这样,我们得出人们对一艘战舰价值的估算:牢固的船只、具有钢铁般意志的战士、历史上的重要性。然后,我实际上把最伟大界定为最有代表性。我的有关历史上最有代表性的五艘战舰的列表以升序排列如下:

 

“俾斯麦”号

德国海军的“俾斯麦”号的生命是短暂的,提供了直到今日的文学素材。“俾斯麦”号被普遍视为二战期间大西洋上最强大的战舰,它击沉了英国皇家海军引以为豪的战列舰“胡德”号,只用了从其主要炮组发射的一次炮弹齐射。另一方面,在战斗的艰难时刻,领导层的尚武精神被证明是脆弱的。事实上,这种精神在遭到第一次猛烈打击的时候就被粉碎。随着指挥官的决心消失,水手们的决心也不复存在。

伯纳德·布罗迪指出,这艘无畏战舰经历了情绪上的“极端摇摆”。与“胡德”号的对抗所激起的高昂情绪让位于一架英国战机的一场微不足道的鱼雷打击所带来的绝望。舰上的高级军官、海军上将京特·吕特晏斯在空袭后把“俾斯麦”号上的水兵们集合起来,“恳求他们以符合出色的纳粹党人的方式面对死亡”。吕特晏斯并非循循善诱的人。结果呢?在与英国战舰“罗德尼”号、国王乔治五世及其随从的最后摊牌之中,德军“表现极差”。一个炮塔上的水兵逃离炮位。据说,炮塔的军官用枪逼着,才使另一个炮塔的水兵待在炮位上。射击的准确性和火炮的炮火速度(火炮交战中关键的获胜决定因素)遭受严重损害。

总之,“俾斯麦”号被证明是一个博洛尼亚瓶(克劳塞维茨语)——主要从内部稍稍一碰就会破碎的表面看来很坚固的器皿。1939年,帝国元帅埃里希·雷德尔感叹到,由于在达到成熟之前老早就投入战斗,所以这支德国水面舰队只能“光荣地阵亡”。雷德尔要比自己所知道的还正确。“俾斯麦”号的阵亡提供了一个在从那时以来的几十年里吸引着海军专家的故事。假如这艘战舰人的因素要是不那么脆弱,情况会如何?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毫无疑问,这艘战舰所获得的荣誉会大得多。

 

“大和”号

正如本文开始时所指出,“大和”号按照任何标准都是一艘气势宏伟的战舰。这艘战舰的排水量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战舰,相当于一艘早期的超级航母,并且拥有最重的武器装备。其庞大的18英寸口径火炮能够使3200磅重的炮弹的射程达到25海里左右。一些部位的装甲超过两英尺厚。此外,在战舰设计的三项特征当中,“大和”号的设计者显然对攻防实力的重视超过对速度的重视。这艘无畏战舰能够以27节的速度高速行驶,这对该战舰规模的舰只来说是蛮不错的。但是,这与美国的快速战舰所能达到的33节速度相比,显然是比较慢的。

像“俾斯麦”号一样,“大和”号为人们所念念不忘,主要是因为它没有达到潜能。这艘战舰提供了有关人容易犯错误的又一个警示性故事。1944年10月在莱特湾,以“大和”号为核心的一支特混舰队逼近曾经运送麦克阿瑟将军的登陆部队在莱特湾登陆的运输船,以及护送这些运输船、使之免遭来自海上袭击的势单力薄的轻型航母、驱逐舰等护航舰只。

随后发生了“锡罐水手”不朽的冲锋。处于劣势的美国战舰向“大和”号及其舰队发动冲锋。像吕特晏斯一样,这支特混舰队司令、海军上将栗田健男看来在并非严峻的情况下崩溃了。历史学家在他是把美国海军的分遣队误认为一支强大得多的部队,惊慌失措,还是仅仅认为牺牲自己的战舰和士兵毫无意义。无论是哪种情况,栗田都下令他的舰队返航,从而使麦克阿瑟的远征军在海上几乎毫发未损。

“大和”号遇到了堂吉诃德式的命运,尽管不像“俾斯麦”号那样不光彩。1945年4月,这艘超级战舰奉命与水面舰队的残余力量一起驶向冲绳,以抗击盟军的登陆。这艘战舰故意停靠在岸边,成为不沉的炮台,直到它被摧毁或弹药耗尽。然而,美国海军情报机关获得了这项计划的风声,空中轰炸在“大和”号到达目的地之前就将其摧毁。这是历史上最令人生畏的战舰不光彩的下场。

 

“密苏里”号

“衣阿华”号和“新泽西”号是衣阿华级当中的头两艘,创造了这一级别战舰的最令人羡慕的战斗记录,主要是在太平洋战争中。“密苏里”号虽然作为战舰也不逊色,但是在光荣榜上唯独有它,主要因为外交上的成就而不是武功让它声名远扬。麦克阿瑟将军在东京湾,在这艘战舰的露天甲板上接受了日本投降,从而留下了20世纪战争中的一些最令人难忘的形象。“密苏里”号从那时以来一直是有关如何终止大规模的无休止冲突的比喻。例如,老布什总统在其回忆录中提到日本投降。“密苏里”号为“沙漠风暴”行动可能会如何展开提供了尺度。(实际发生的事情是,一艘现代化的密苏里号参加的“沙漠风暴”行动。)

二战结束后,“密苏里”号仍然担任外交使者。这艘战舰在战后最初的几个月里缓慢驶向土耳其。此时,铁幕在全欧洲降下,共产党叛乱威胁着希腊和土耳其。观察家们把此次航行解释为象征着杜鲁门总统和美国对阻止苏联阵营颠覆友好国家的承诺。这里所传递的信息是:美军将会永久驻在欧洲。因此,“密苏里”号在遏制战略的制定方面发挥了作用,同时缓解了人们对美国放弃盟国所感到的不安。海军外交所能做的基本上仅此而已。

 

“三笠”号

海军上将东乡平八郎的旗舰是海上指挥能力的象征。英国建造的“三笠”号可以说是19世纪末最出色的战舰,其在速度、保护能力和武器装备方面实现了最佳平衡。人的因素也很重要。日本帝国海军船员以强悍的战斗力和锐气著称,而东乡则以把精明与勇敢相结合而闻名遐迩。“三笠”号在1904年黄海上的舰队作战中和1905年的对马海峡作战中发挥了核心作用——这些战斗使两支俄罗斯舰队的残骸遍布海底。西奥多·罗斯福和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等人认为,对马之战是近乎完美的舰队战争。

“三笠”号像这里所列出的其他战舰一样,它深刻影响了后代对外交和战争的思维。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年代的日本帝国海军指挥官打算一旦日本与美国开战,就复制对马海战的结果。比较宽泛而言,“三笠”号和日本帝国海军的其余力量令整个亚洲及其以外地方的各国人民感到振奋。就是说,日本证明了,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在战争中是可以打败的,最终也是可以被从其所征服的领土上驱逐出去的。

因此,“三笠”号并非仅仅是有限规模的一场海战中的胜利者。她的名声也要比她奇怪的命运更长远。这艘战舰在俄日战争后凯旋归国,但却发生了弹药库爆炸并沉没。对日本人民来说,这场灾难证实了,他们在朴茨茅斯和会上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尽管如此,这无损于外国观察家对日本成就的热情。“三笠”号仍是护身符。

 

“胜利”号

名列榜首的是来自航海时代唯一的战列舰。英国皇家海军战舰“胜利”号是一艘十分强大的一流战舰,其大炮伫立在三个火炮甲板上。但这艘战舰之所以出名,主要是因为与霍雷肖·纳尔逊勋爵有关。马汉说,纳尔逊“体现了大英帝国的海上力量”。1805年在直布罗陀附近的特拉法尔加角海域,纳尔逊率领其舰队投入了与法国和西班牙联合舰队的敌众我寡的战斗中。纳尔逊及其得力助手卡斯伯特·科林伍德海军上将率领军舰纵队突破了敌人的战线。皇家海军在随后的混战中击败了对手,有力地打击了拿破仑入侵英伦三岛的梦想。

纳尔逊当天在自己的旗舰上牺牲,但却仍然是取得战争决定性胜利的同义语。实际上,对全球的海军战略家来说,复制特拉法尔加海战成为一个“圣杯”。“胜利”号永久地停放在朴茨茅斯港的干船坞中,成为展示纳尔逊及其战利品的圣坛,也成为世界各地航海家精益求精的标准。这赋予她历史上最了不起的战列舰的桂冠。

浏览这一偶像光荣榜,两艘战舰由于领导不力所造成的战败而榜上有名,两艘战舰由于领导得力获胜而登上光荣榜,还有一艘是由于成为外交上的典范。这是一种蛮不错的提醒,使人们关注,是人类的美德和弱点(而不是木头、金属或者炮火)在海上冒险中决定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