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上空的澳大利亚空军
2012-05-24 16:17:00   来源:新华网
内容摘要
1950年中,作为RAAF仍留在日本的最后一支战斗机中队,77中队正按计划准备撤回国内,此时此刻对于已在海外苦熬了六七年的全体官兵,其欣喜之情可想而知。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也正在此时此刻,北朝鲜大军攻入了南韩,美国随即以联合国名义宣战。

澳大利亚因其传统和文化上的渊源,与英美两国历来保持着军事及外交上十分紧密的关系。二战之后,特别是有鉴于大英帝国的日益衰落和不满于伦敦政客们的颐指气使,以及出于对自身长远战略发展的重新认识,澳大利亚政府开始更加倾向于同美国结成新的同盟关系。所以当朝鲜战争爆发后,当时的孟席斯(Menzies)保守党政府立刻毫不犹豫地加入到所谓联合国军阵营里,于第一时间派出两个营步兵部队(已是陆军当时仅有的能力)、一个战斗机中队(美国之外第一支直接参与空战的联合国空军部队)和两艘军舰及一些辅助人员参战。本文试图描述的就是这个战斗机中队——皇家澳大利亚空军第 77 中队(RAAF No. 77 Fighting Squadron,以下简称为77中队)。 

77中队组建于1942年3月16日,初期驻地西澳珀斯,同年8 月12日移师北澳达尔文防御日机轰炸。1943年 2月转到新几内亚 Goodenough 岛与75 和76 中队共同守卫米尔恩湾(Milne Bay),担负对日反空袭作战。二战结束前夕沿太平洋岛屿一线至纳闽(Labuan),参与对马来西亚地区日军的作战,并于此地加入英联邦驻日占领军,隶属第81战斗机联队(RAAF No. 81 Fighting Wing)。1946 年 2 月,进驻日本本州岛(Honshu)山口县(Yamaguchi)的岩国(Iwakuni)空军基地,并将原有的P-40小鹰战斗机一次换装为 26 架 P-51D 野马战斗机。  

1950年中,作为 RAAF 仍留在日本的最后一支战斗机中队,77 中队正按计划准备撤回国内,此时此刻对于已在海外苦熬了六七年的全体官兵,其欣喜之情可想而知。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也正在此时此刻,北朝鲜大军攻入了南韩,美国随即以联合国名义宣战。于是,在1950年6月25日,先前还沉浸在回家美梦里的77中队成员们毫无选择地被投入到了此后对他们中的大多人而言,如同梦魇一般的朝鲜战场。正应了咱们中国人“乐极生悲”这句古话,而率领他们前往且首先丧命的是空军中校 Louis Thomas Spence。 

接着说 Spence。此人1917年4月出身于昆士兰一个爱尔兰裔农夫的家庭,生性好勇,评学兼优且极具运动天赋。不过若非二战的到来他很可能一辈子只能做个银行职员,是战争改变了他的命运。

{tpl:page}

二战一开,Spence 先生立马于1940年3月6日加入空军接受飞行训练,由于长着一脑袋好头发而获赠绰号“银色”。银色先生两个月后被编入第25中队,1941年8月被派往中东加入第3中队驾驶小鹰战斗机。由此时至次年 9 月期间,银色先生击毁两架敌机,并冒险着陆抢救出一位坠机的同僚。这些战绩使他获颁英国皇家空军优异飞行十字勋章(Distinguished Flying Cross)。1942年9月银色先生配上尉衔班师回国,出任飞行教官。15 个月后在达尔文升任452 喷火式战斗机中队代理队长,此后又转至新南威尔士州帕克斯第8训练单位任总教官,此刻二战已正式结束,1945年11月19 日,正是志得意满的银色上尉被宣告解甲归田。酷爱飞行的银色上尉想必是十分郁闷,他拒绝了回到银行的柜台前面,带着他那德国裔的老婆跑到堪培拉做起了信息部的航空记者。大约一年后,与高官们的往来使银色上尉又穿回了日思夜想的军装。先做了一阵联合国在爪哇(JAVA)的停火观察员,后于1947年11月经空军司令 Valston Hancock 钦点任新成立的 RAAF 学院学员中队指挥官(空军少校)。1950年2月20日,银色中队长被提升为空军中校并受命赴日本指挥第77中队,此时的他是如何地春风得意自不用说。 

银色中校到日本走马上任后立刻着手提振一干人马的士气,据说工作成效显著。1950年7月2日第一次带领77中队出征。77中队起先的任务只是为美军轰炸机护航,但随后不久他们就驾着装备有六挺 0.5 英寸机枪、六枚高爆火箭弹或两枚227公斤航弹的野马开始单独执行起对地攻击任务,每日出动高达六次,伤亡亦随之出现。 

1950 年7月7日,入队仅11天的中队长 Graham Strout 少校率4架野马战机沿着朝鲜东北海岸线袭扰公路等地面目标,在靠近江原道三陟市(Samchok)的北坪(Pukpyong)地区被高射炮火击中身亡。1950 年 9 月 3 日,三级飞官William P Harrop, 在釜山(Pusan)西北 120 公里,靠近倭馆(Waegwan)处被高射炮火击中身亡。 

1950年9月9日,银色中校亲率4架野马战机空袭南韩城镇安角里(An'gang-ni)附近一个北方部队的仓储目标。当日气候不佳能见度极低,银色中校那架低空飞行的野马未能从一次俯冲中拉起,直接冲向了地面,坠毁于该镇的镇中心,银色中校当场死亡,时年33岁。事后,美方追授其美军勋章(American Legion of Merit,仅次于银星勋章)。 

10月,77中队加入新组建的91联队并单独转入釜山大邱(Taegu)空军基地,91 联队余部继续驻留日本。到此为止,虽说死了些人,总的来说77中队的日子还不错。然而不久之后,他们的好日子就到了头。米格15登场,野马开始了凄惨的生活。

{tpl:page}

自银色中校死后至1951年4月,又有9名飞行员丧命。他们是:

1950年11月14日,上尉 Craig Kirkpatrick 

1950年11月20日,上尉 William Victor Gray 

1950年11月22日,上士 Donald Campbell Ellis 

1951年01月06日,三级飞官 Geoffrey Ingram Stephens 

1951年02 月14 日,上尉 Keith Clarence Matthews 

1951年02月14日,准尉 Sinclair Sutherland Aquiers 

1951年03月19日,上士 Kenneth Edward Royal 

1951年03月19日,上士 Harold Thomas Strange 

1951年04月07日,上士 Roy Robson 

而上尉 Gordon Ronald Harvey 则于稍后的7月份因其野马战机被击中跳伞后被俘,一直关押到1953年月。 

面对米格,野马战机不堪一击,77中队的士气也是一落千丈,遂于1951年4月撤回日本,全队换装英国生产的 Gloster Meteor F-8。 三个月以后,流星登场。 

1950 年11月,朝鲜的天空上突然冒出了联合国空军不愿见到的对手,朝中一方的苏制米格-15 战斗机(当时,由苏联派出第64战斗机航空军三个师共200余架米格-15 首先参战,形成著名的“米格走廊”)。不论是美帝的佩刀 F-86Sabre 抑或是澳洲的野马顿时失去了曾几何时主宰朝鲜天空的优势,在米格的压迫下节节败退。1951年4月,在失去了一连串队友后,77中队带着一头伤疤悄悄地撤回日本。过时的野马被抛到了一边,因为大英帝国送来了号称世界上第一个投入到实战中的喷气战斗机——流星 Gloster Meteor F.8。虽然在苏联人的眼中这款后视性极差的飞机已属过时的旧物,远比不上美帝的佩刀,但澳洲人必须买英国佬的帐,谁让人那有个伊丽莎白女王呢。

{tpl:page}

没法子,头一批换26 架流星 F.8 战斗机外带若干流星T.7 教练机。5月,换装后的训练开始。要说这飞机名让咱中国人看来,那是咋看咋不吉利,流星,流星的,多扫把星!果然说着了。8月22日,即将结束训练时,一架由英国皇家空军派到77中队的飞行员,上士 R. L. R. Lamb 驾驶的流星与澳方队员 R. D. Mitchell 上士的流星相撞,两人即时殒命。在此期间,还有另外三架流星损毁,好在没有伤人。 

真是流年不利。日本也不能待了,前方山姆大叔紧急有请。77中队立即飞回南韩金浦(Kimpo)空军基地(K-14),暂时编入美空军第4战斗-截击机联队,25日第一次执勤即与米格遭遇,但平安返回。4天后,8月29 日上午 11 点左右,Wilson 少校等八架流星在全州(Chonju)上空与六架米格遭遇,Wilson 一组四架中,Wilson 少校本人的流星只一个照面即被苏联飞行员 L.K.Shukin 击中负伤,紧随其后的 Woodroff 则因驾机俯冲时飞机解体而机毁人亡。同时,另四架流星与苏联飞行员 N. V. Babonin 和 A. A. Svintitskiy 的米格-15 缠斗中,准尉 Ronald D. Guthrie 的流星被击中,他本人跳伞后被俘(据说其人在 8,707 米高度弹射跳伞创当时记录,地点:安州-Anju 西北大约 30 公里Kunson上空处。1953 年9 月1日获释)。 

接下来的日子里,流星在与米格的不断遭遇中不断地受伤。11月11 日,上士 Douglas Robertson 驾机撞山而亡。12月1 日,12 架流星与40余架米格相遇在平壤上空约6公里位置,四架流星被击落,6 架击伤。少尉 Ernest D. Armit 阵亡,上士Bruce Thompson 及Vance Drummond(新西兰人,获释后继续在77中队飞行直至升为中校)跳伞后被俘。 

1952 年年初,77中队的士气再一次跌入谷底,R.T.Susans 中校(1970 年代为空军副元帅)临危受命。在认真总结了失败教训后,Susans 中校反复游说上司并经批准将77中队的使命改为了专门对地攻击。但由此一来所遭受的损失却远比与米格格斗更重,因为对地攻击,特别是俯冲时如果飞机被击中,飞行员很难及时跳伞求生。而这时中朝一方的防空力量从技术到火力都比以前大大提高,所以单在1952 年头四个月,77中队就有九架流星被击落。

1953年开始,由于缺乏有足够技能的澳州飞行员进行补充,越来越多的英国飞行员加入了77中队,澳洲飞行员在朝的服务期则相应地从九个月缩减到六个月。出勤时一般都是与美军协同,英国流星配美军的彗星(P-80 Shooting Star)。  

当年3月27日,77中队的四架流星及两架美军的彗星在平壤东南Sinmak 上空与志愿军空军遭遇,澳方飞行员有 Hale 和Irlam 等。是役,双方各有损伤,Hale 声称重伤对手一架米格,惜无详情。在停战协议签署前的最后几个月里,77 中队的出勤数已大大减少。不过在该年仍有五名以上的飞行员丧命。

{tpl:page}

战后,77 中队公布的战绩为:摧毁建筑物3,700座,车辆1,500台(辆),桥梁16座,及三架 MiG-15 战机。而77中队的损失(参见 1995 年由澳洲 RAAF 博物馆出版,Steve Eather 所著的《Odd Jobs: RAAF Operations in Japan, The Berlin Airlift, Korea, Malaya and Malta 1946-1960》一书)为,有5架流星在与米格的空战中被击毁,20架被地面防空炮火击毁,13架毁于意外事故,7架重伤。 

苏军飞行员声称共击落击伤流星28架,而己方在与77中队交战中无一损失。 

不论怎样,整个朝鲜战争期间,作为澳大利亚唯一一支参战的战斗机部队,77中队伤亡惨重,付出了41名飞行员丧生,6人被俘的巨大代价。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当年中朝苏三方所取得的重大胜利。

如今,在过去了五十多年以后再回顾这场战争,我想引用当年77中队飞行员 Geoffrey Lushy 说过的一句话 ——从一个飞行员的观点出发,那是一次伟大的经历;但当你意识到所失去的生命代价和付出的巨大损失,就很难再说你会乐于有过那样的经历;因为你不能以这种(享受的)态度看待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