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温特沃斯殖民地的自治运动
2012-04-28 15:46:00   来源:新华网
内容摘要
温特沃斯为首的“解放论派”在同达令总督在上述两个问题的斗争中 得到了“排斥论派”的支持,但是在陪审团问题上,温特沃斯领导的“解放 论派”又遭到了“排斥论派”反对。

澳大利亚这一时期的改革虽然很不彻底,仅仅是名义上的。但澳大利亚总算有了立法机构,有了一个资产阶级宣传自己政治主张的合法场所,这对于澳大利亚自治运动的深入发展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从此之后,我们看到由资产阶级的政治家温特沃斯领导的自治运动向高潮发展。
  威廉·温特沃斯是澳大利亚第一位杰出的资产阶级政治家,“解放论派”和自治运动的领袖。他出生于澳大利亚,在英国求学,毕业于剑桥大学,专攻法学。毕业后他留在伦敦充任律师,目的是回悉尼后从事律师工作。离英前,在1819年他出版了有关新南威尔士的著作,详尽论述了澳大利亚地大物博状况,提出了一系列极为有价值的观点。他要求改革,主张削弱总督的权力,扩大殖民地的权力;建立一个类似英国那样的代议制机构;建立陪审团。他的这些观点在当时作为流犯殖民地的澳大利亚来说影响很大。回到悉尼后,他竭力宣传自己的观点,为此于1824年创办了第一个不受殖民当局控制的《澳大利亚人报》,从而第一次提出了“澳大利亚人”这个带有强烈民族 意识的观点。该报的影响很快就超过了官办的《悉尼公报》。温特沃斯办这个报纸得到他的剑桥同学华德尔的鼎力相助。《澳大利亚人报》的自治、独 立、民主的思想武装了澳大利亚人民,从而为澳大利亚的自治运动作了思想上的准备。
  导致自治运动高潮的事件是一个犯法的士兵因脖子上的镣铐太紧而致 死。这一惨案引起公愤。温特沃斯利用这个事件在报纸上大肆宣传,从而掀起了反对达令总督暴行的斗争。《澳大利亚人报》刊登了调查该士兵惨死的 报告,报告证实士兵无辜。华德尔为此还同总督的内弟进行决斗。所有这些极大地鼓舞了群众。但殖民当局以此为借口指控《澳大利亚人报》发行人诋毁总督和政府,对发行人判以罚金100英镑和处6个月徒刑。华德尔趁达令 总督即将卸职返英之际写文章讥讽,他因此而被指控亵渎总督。这次指控被高等法院驳回,因而群众再一次受到了鼓舞。

  达令总督一再受到《澳大利亚人报》的指责,为报复起见,于1827 年唆使立法会议通过了一个打击《澳大利亚人报》的法案。法案规定,任何报纸必须持有定期的出版证书才能发行。政府利用再不发证书威胁报纸,使之不敢轻易批评政府。首席法官佛布斯拒绝这样的法案,认为它和母国法律相矛盾,从而使这一法案未获通过。
  达令总督为达到目的又要求立法会议通过每份报纸征收4辨士税的法 案。这一法案由于佛布斯和温特沃斯等在立法会议内外强烈反对未能通过。但是总督利用权力,迫使立法会议于同年通过了《新闻法案》该法案规定:“凡对殖民地政府引起仇恨和蔑视的图谋”都处以不定期流刑。后来,民主派又进行斗争,并联合上告英国政府,国务大臣怕激起事变,批评了总督, 总督被迫修改了“1827年的新闻法案”。修改后的条文是:出版人或发行人犯法者都处以流刑。
  以温特沃斯为首的“解放论派”在同达令总督在上述两个问题的斗争中得到了“排斥论派”的支持,但是在陪审团问题上,温特沃斯领导的“解放论派”又遭到了“排斥论派”反对。温特沃斯及其同党坚持要求在澳大利亚建立类似英国那样的司法制度和主张释放犯参加陪审团,而“排斥论派”坚决反对释放犯参于司法制度。达令总督迫于英国上流社会的压力,采取了折衷主义的立场,因而在1830年,在他的授意下,立法会议通过建立陪审团的法案。法案明确规定允许释放犯参加陪审团,但又规定那些因严重违犯殖民地法律而为犯人者,虽被释放亦 不得允准参加。实际上,达令总督站到了“解放论派”的立场上。关于陪审团法案之所以通过实赖一份向新即位的英国乔治四世提交的建立陪审团的请愿书。英王收到请愿书后对此事进行了干预。请愿书上的这句话:“应把英国宪法上的权利全部给予丧失了不列颠人权利的英属殖民地”,打动了乔治四世的心,他表示同意请愿书上的请求,以维护国王的尊严,因此在建立陪审团问题上,解放论派又取得了胜利。司法方面另一伟大成就是废除了专门处理犯人的军事法庭。总之,流犯殖民地社会在政治上受到了巨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