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曼 “战争即是地狱”
2012-05-30 16:17:00   来源:人民网
内容摘要
谢尔曼是卓越的战略家、强有力的领导者,并与尤利西斯·格兰特并称为联邦军最杰出的将军。

谢尔曼 IT科技年

 

威廉·特库姆塞·谢尔曼出生于俄亥俄州,他的名字是为了纪念在十九世纪初将俄亥俄河谷印第安部落联合起来的肖尼族印第安人酋长特库姆塞。

可以说,正是1864年威廉·特库姆塞·谢尔曼指挥西部联邦军自查塔努加大举挺进亚特兰大,和他著名的“向海洋进军”才致使20世纪的那场内战“全面爆发”。通过这些战役以及接下来自萨凡纳穿越加利福利亚向北挺进,谢尔曼铁骑将战线推致南部同盟的家门口,军队一路所向披靡,其巨大的杀伤力极大削弱了南方军的斗志。由于他在战争中对南方的摧残,他至今任被南方一些人所咒骂;但同时他也被认为是卓越的战略家、强有力的领导者,并与尤利西斯·格兰特并称为联邦军最杰出的将军。

谢尔曼与格兰特的合作使得两个人走出默默无闻的生活,之后格兰特成为了联邦军的总指挥,谢尔曼则领导了联邦军的西部力量。

从墨西哥战争至美国内战之间,两人在职业生涯中都表现平平。谢尔曼1840年从西点军校毕业,当南方各州脱离联邦政府的时候,他在一所军校任教官,即现在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他的兄弟约翰在俄亥俄州作议员,在约翰的帮助下,他无奈离开南方在联邦军队谋了一个军职。在内战的第一次主要战役布尔朗战役中,谢尔曼指挥一个旅在弗吉尼亚参加了战斗;然后在希洛带领一个师遭遇了他的第一次血腥交锋;之后他率一个团参与了攻打密西西比州的维克斯堡的重大战役,他也加入了东部的最后一役,攻占北卡罗莱纳州的本顿维尔市。

然而他的军事生涯并非一帆风顺。在1861年至1862年出任坎伯兰军区指挥期间,他与媒体冲突不断,表现出情绪问题,并受精神问题所扰。在经历这段煎熬后他才开始了与格兰特持久而卓有成效的合作。当联邦政府的命令让格兰特感觉受挫时,正是谢尔曼的影响支持了他坚守岗位。      

1884年攻占亚特兰大之前的战役中,谢尔曼的对手是约瑟夫·E·约翰斯顿;但是面对谢尔曼的迂回战术约翰斯顿连连败退,南方同盟总统杰斐逊. 戴维斯一怒之下撤下约翰斯顿,接替他的是约瑟夫.E.胡德。不过几次交手谢尔曼就彻底打败胡德大军,并于1864年九月拿下亚特兰大。

当年十一月15日谢尔曼采取了此次战争中最为大胆的行动。他率62000士兵,携35000马匹和2500车辆从两翼深入,向萨凡纳进军。同时他也切断了自己的物资供应线,破釜沉舟。他说:“要完全摧毁(乔治亚的)道路、房屋和民众”“我要毁坏他们的军事资源......我就是要让整个乔治亚鬼哭狼嚎!”一路上谢尔曼只是受到小规模的反击,1864年十一月21日,谢尔曼攻占了萨凡纳,在50天内横扫450英里,将北方联邦的领土推进到卡罗莱纳。

这次非凡的进军证实了谢尔曼的战略设想,与格兰特的弗吉尼亚大捷一起摧毁了南方同盟继续战斗的意志。尽管对火烧亚特兰大、哥伦比亚和谢尔曼铁骑的劫掠焚烧还有争议,然而这些行动都是必要的或不可避免的。

谢尔曼凭他的军事才能获得了应有的尊重;他于1869年接任格兰特成为总司令直至1883年。他的两句名言也被载入史册:1874年他在给亚特兰大市长卡尔霍恩的信中说:“战争本身就是残酷的,你不能粉饰他。“他在密歇根军事学院1879年毕业典礼演说中又将这一论断精简为“战争即是地狱”。

五年后,当他成为众望所归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时,谢尔曼写信给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发表了他最著名的拒词:“如果被提名我不会接受,如果被选中我也不会上任。”直至今天,“谢尔曼”这个词在俚语中还是表示坚定拒绝。

或许谢尔曼受到的最诚挚的致敬还是来自他内战的老对手约翰斯顿。他们在乔治亚州交火,并在1865年四月本顿维尔战役后一起签订了停战书。之后他们成为了朋友。约翰斯顿将军参加了1891年谢尔曼在纽约的葬礼,他在雨中注目仪仗走过,被淋得感冒了。两周之后约翰斯顿也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