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医疗保健股上涨 风险不容忽视
2016-06-01 16:01:00   来源:环球网
内容摘要
优质投资标的匮乏的基金经理们正在吹高澳洲医疗保健行业股票的估值,当价格下跌,投资收入增速减缓,这些重仓医疗保健股的基金将遭受冲击。悉尼对冲基金Watermark的分析师Cameron认为,澳洲医疗保健行业的泡沫正在形成。

目前在业内讨论中,美国医疗股估值泡沫破灭是澳洲医疗股的前车之鉴,还是不同市场生态下的反比对照,仍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2015年以来,S&P/ASX 200医疗保健股上升了15%,而S&P500医疗保健行业指数仅上涨5%,NASDAQ生物科技指数下降14%,澳洲医疗保健股也跑赢了美国同业。悉尼对冲基金Watermark的分析师Cameron认为,澳洲医疗保健行业的泡沫正在形成。他表示,只能投资澳洲本地股票的投资者忽略了美国医疗保健股价值大幅下滑的事实,导致其下跌的因素也会影响澳洲本地的股票。


对冲基金做空本土海外“捡漏”

Watermark在医疗保健行业的持仓(包括多头和空头)占旗下在管资金10亿澳元的15%左右,包括杠杆投资。该基金可以投澳洲本地市场,也有资格投资海外市场。它持有的医疗保健行业股票一半以上都不在澳洲本土。

Watermark目前净做空澳洲医疗保健股,这就意味着,一旦澳洲医疗保健股股价下跌,即可获利。Cameron认为,与海外同业相比,大部分澳洲医疗保健股的估值已经高到极限。

与此同时,Watermark基金正借趁前段时间的市场下行,在海外挑选被低估的价值股,包括海外大型制药公司和成熟的生物技术和医疗设备公司,这些公司的股价已经大幅回调。

美国大型医疗保健公司最近季度财报显示,运营收入增长放缓,这主要是由于医疗保健行业的出资方,包括政府、私人健康保险公司及病人,试图控制预算导致行业价格下降压力陡增。

这一趋势,以及制药公司面临控制高成本药品的压力,已经拖累了美国医疗保健股的估值。


对冲基金:药价承压冲销人口红利

Cameron认为,医疗保健行业有关价格的争论空前高涨,风险不容忽视。

虽然近期澳洲医疗保健股价飙涨,但Cameron认为,CSL、Mayne制药,以及其他生物技术类公司都面临同样的风险。早前曾从事分子生物学研究的表示,医疗保健股之所以受宠,是受益于老龄化人口增多等人口统计学变化,但药品价格下降会抵消掉人口红利带来的利好。

许多澳洲医疗保健股收益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北美,比如CSL(47%)、助听器公司科利耳Cochlear (46%来自美洲国家)以及Sonic Healthcare (22%)。不过Cameron指出,价格承压是一个全球性趋势。

这些公司在美国市场都有业务,可以带来美元收入,汇率本身也会带来盈利。但Cameron辩称,汇率优势已经在股价中体现,Watermark仍看跌澳元兑美元汇率,称汇率利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发挥殆尽。

以市盈率为参考,Cameron说,澳洲医疗保健指数比S&P500指数贵65%左右。他指出,大型公司如血浆产品制造商CSL、助听器设备制造商Cochlear,股价要高于同业公司很多。


做多者:健康概念股值得长期拥有

澳洲道德投资基金Australian Ethical fund的基金经理安迪·格瑞斯(Andy Gracey)持有科利耳的股份,尽管承认32倍市盈率比较昂贵,但他认为,这只股票值得持有。在回应政府试图打压助听器价格的讨论时,他表示,科利耳是一家优秀的公司,通过服务失聪人士,能够为社会节省大量开支。

格瑞斯还持有另一家医疗器械制造商瑞思迈ResMed,这家公司市盈率约21倍,高于美国医疗保健股平均17至18倍的市盈率,但低于24倍左右的澳洲医疗保健股,并在价格下行时表现出良好抗压能力。

他认为,这些公司长期运营在价格敏感环境下,有足够的应变能力,在不利环境中胜出。

Hyperion资产管理公司的乔尔·格雷(Joel Gray),持有Cochlear、私立医院提供商Ramsay Health Care和Healthscope的股权,他表示,估值高对长期投资者不是问题。长期投资者看重的是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只要是优质企业,短期市盈率高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持有公司能否得到足够的、有吸引力的回报。

以他持有的上述股票为例,三家公司商业模式资本回报率均较高,与同业其它公司相比,他们具有持续比较优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自IT科技年)